问医生 找医院 查疾病 症状自查 药品通 快应用

致癌细菌,10年来耐药性翻番,人类会失守吗?

2019-10-25 07:52:44医学界
核心提示:四联疗法的主要用药,均被发现耐药案例

  2019年欧洲消化疾病周传出坏消息:一项最新研究显示,过去20年,幽门螺杆菌(以下简写为HP)的耐药性翻了一番。

  “1998年,HP不足10%。到2018年,这一数据接近22%。且,耐多药情况也愈发突出。”法国波尔多大学教授、研究负责人Francis Megraud介绍。

  欧洲胃肠道内窥镜学会主席Mário Dinis-Ribeiro认为,这一结果或许会影响现有联合用药策略。

  HP是消化性溃疡、慢性胃炎的主要致病原因之一。常年不受控制的HP感染,有可能诱发胃癌或胃淋巴瘤。因此,发现感染后,不少医生和患者都主张用药根除。

  如今,主流的HP根除方案为四联用药,疗程为10-14天。

  四联用药是指联合使用4种药物。包括1种抑酸药物,1种铋剂,以及2种抗菌药。

  相关指南推荐,在2种抗菌药物中,至少应包含1种耐药率较低的药物(阿莫西林、四环素及呋喃唑酮)。另1种抗菌药物可在克拉霉素、左氧氟沙星、甲硝唑等中选择。

  Francis Megraud等人的研究,正是以“标准推荐”为靶子。

  研究团队分析1232例患者的治疗病案。这些患者数据来自欧洲18个国家/地区。

  结果显示,2018年,HP的总体耐药率为21.6%。相较1998年的9.9%,可谓增长明显。

  其中,克拉霉素耐药性从1998年的17.5%,增长至2018年27%;2018年,左氧氟沙星耐药有轻微增长,达17%;甲硝唑耐药最严重,达42%。

  此外,在耐药率较低的3种药物中,也发现耐药案例。包括:27例阿莫西林耐药案例,占比1.9%;5例四环素耐药;和54例呋喃唑酮耐药。

  在各种耐药中,克拉霉素问题最突出。其增长速度惊人,达每年近1%。

  在18个国家/地区中,克拉霉素耐药率最高的,是意大利南部,为39.9%;其次是克罗地亚,耐药率为34.6%;希腊居第三位,为30%。“这可能和当地抗生素滥用、缺少有效监管有关。”Francis Megraud解释。

  英国数据未纳入此项研究中。但2018年,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警告称,到2050年,耐药性HP将杀死约130万欧洲人。其中包括9万英国人。

  Francis Megraud教授强调,按照目前情况,若没有新的治疗药物或策略,HP根除治疗会受限,“甚至感染控制情况可能失控。”

  人们对于幽门螺杆菌的恐惧,主要源于其广泛感染和致癌性。

  据世界卫生组织(WHO)数据显示,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HP感染者。

  1994年,HP被WHO和国际癌症研究机构确定为Ⅰ类致癌因子。也是源于WHO的报告表明,每年新发胃癌中,约有一半与HP感染有关。HP感染者患胃癌的危险性,可增加2至3倍。在中国等发展中国家,约有63%的胃癌病例与相关感染有关。

  2015年,日本京都召开国际HP大会,提出为“减少胃癌、慢性胃炎等疾病可能”,Hp一经查出,就应该根除。

  但要不要揪着HP不放,学界仍有争议。

  北京协和医院消化内科主任医师杨爱明曾撰文指出,医学在不断进步。从胃内没有菌,到胃内有致病性的HP,到胃内有产毒素的HP和不产毒素的HP,到胃内可以生存不止HP一种菌……胃内的生态到底应该是什么样子的,HP是不是唯一的胃病致病菌,医学界尚不明确。

  目前有观点认为,HP感染可能是胃肠道菌群紊乱的一个特例,本质上应该调整机体内环境平衡,而不是盯住HP穷追猛打,更不应该为根除HP,而造成体内益生菌群体的生态失衡。

  中国HP感染有其特殊性。第一,感染者众多,超过7亿,若全面治疗,按照近2周近千元的费用,会导致医疗支出剧增;第二,早期国内存在抗生素滥用和不规范治疗等因素,天然性耐药或获得性耐药使得现如今HP耐药性大大增高。

  因此,我国对清除HP,推荐“符合特殊条件(适应证)的患者,才进行根除治疗”。

  1.明确的消化性溃疡、某种胃淋巴瘤(MALT淋巴瘤),强力推荐积极根除HP;

  2.胃癌、部分胃炎、胃癌后、胃大部切除术后、长期服用镇痛药、拟长期服用阿司匹林、部分不明原因的血液病,推荐根除。

  对于符合根除条件的HP感染者,应给予四联疗法。

  若多次根除但未成功,应该排除以下问题:

  1.是否规律服药?

  2.周围亲密接触人群中,是否有HP感染率者?

  3.是否感染耐药菌?如果是,医生会推荐完善胃镜检查,内镜下取组织黏膜做细菌培养,然后根据HP耐药性,选择合适抗生素,再行治疗。

特别策划